当前位置: 首页 另类小说 【另类小说】许骏翔返回上一页

【另类小说】许骏翔作者:季玥私拍小婕私拍150p 时间:2022-01-08


   DVDMS370魔术镜对面的人妻


  电视屏幕上滚动着字幕,春节晚会已经结束,外面的鞭pao声也逐渐平息。房
间里冰冷寂静,许骏翔披上大衣走了出去。
  五年前的秋天,母亲因病去世。父亲也因此一病不起,许骏翔试图调回山东
威海继续做警察,可是苦无门路。无奈之下,他辞职回到了老家威海照顾父亲。
  许骏翔在西北一呆就是十几年,威海的亲戚疏于往来,朋友也寥寥无几。回
到家两年的时间也没有找到一个像样的工作,只临时在一家健身房里做健身教练。
已经三十初头的他也不结较异姓,老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每次聊天的时候都
会嘟囔他几句。许骏翔只沉默着不做声,父亲也没办法,只能一边催促着一边拜
托亲戚朋友帮忙给介绍对像。
  两年前的夏天,许骏翔忽然接到了以前派出所的副所长白占杰的电话,白占
杰对他说,自己现在在兰州办了一个保安培训学校,正缺教官,也知道许骏翔一
直以来的状况,所以邀请他去任教。许骏翔不禁有些感激这位当初并不太熟悉的
上级。看着父亲的身体逐渐恢复,于是,许骏翔收拾行装,再次回到了甘肃。
  先要和几位朋友说抱歉,没有按你们的建议安排许俊翔的命运。希望他做了
保安不会让你们讨厌。至于家庭和事业孰轻孰重,蝎子持保留意见。这些与故事
无关,先放在一边罢。
  街道上很冷清,明亮的街灯在一条条马路上整齐的排列开去。远处偶尔还有
零星的pao竹声。许骏翔来到一幢高大的门楼前,上面竖立着高大的霓虹灯牌匾,
闪亮着金碧辉煌的四个大字:天上人间。
  正门却紧锁着,许骏翔走到旁边的员工通道,掏钥匙打开卷闸门,闪身走了
进去。
  白占杰如今已经调到市里公安局当了领导,比起从前干派出所所长的时候发
福了许多。培训学校就是为一些酒店夜总会培训保安人员,许骏翔先参军,又当
警察,这种活儿对于他来说自然得心应手,不在话下。学校学生倒是络绎不绝,
许骏翔起初觉得奇怪,后来才隐约明白,这些酒店夜总会的背后,都是一些大人
物之间彼此照顾的繁密的关系网络。对于许骏翔来说,自己只是这个庞大的关系
网外围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
  这个叫做天上人间的夜总会的后台老板就是白占杰的一位朋友,里面已经装
修齐备,只是不知为什幺没有赶在欧美xingai第十页春节前开业,许骏翔被派到这里来,是在过年
的这段时间里负责维护夜总会的安全,同时对这里招收的八名保安进行培训。
  许骏翔在更衣室里换好了保安的制服,这些年健身是他唯一的ai好,本来个
头就高大的他如今更是膀阔腰圆魁梧结实,平常人穿着有些邋遢的保安制服穿在
他身上,也显得威风凛凛精神百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许骏翔不禁怀念起自己
短暂的警察生涯。白占杰曾经允诺过他,来年开春的时候,找个合适的机会,再
让他穿上那身威武的警服。
  想到这里,许骏翔不禁有些期盼起来。
  忽然想起件事来,关于烈火金刚,争取在年前结束。不会再有情节转折,像
一位朋友说的那样,就是两只木偶,更换些姿势罢了。
  夜总会里面空空荡荡,寂静无声,许骏翔四处找寻,也没看到值班巡逻的保
安,心里就有些不悦,再到休息室一看,只见八个年轻人或制服或便装正挤在沙
发上喝酒说笑,许骏翔顿时恼怒起来。
  “今天轮到谁值班?”他浓眉深皱,大喝了一声。
  房子里这群下属似乎没想到教官会这个时候出现,都有些发蒙。两个穿着制
服的忙站起来说:“是……是我们。”
  许骏翔上下打量着两个人,站在面前敞着制服的是魏显民,旁边的孙军手里
还捏着喝了一半的酒杯。许骏翔沉声道:“既然是你们值班,上班时间怎幺跑到
这里来喝酒聊天?”
  沙发上忽然站起个壮实的后生,笑着对许骏翔道:“教官,今天过年嘛。所
以兄弟们才图个热闹来聚一聚,你别生那幺大气,来!跟大家喝上一杯!”
  许骏翔抬眼一看,说话的小伙子叫尚凯,也是保安,平时机灵能干,学东西
快,鬼点子多,其它几个保安几乎都听他的。只是今天不轮他值班,穿着便服。
  “不值班的,都跑来起什幺哄!”许骏翔对这嬉皮笑脸的尚凯还真发不出什
幺脾气来,脸色也缓和下来。
  尚凯涎着笑脸道:“这不是大家怕值班的兄弟寂寞嘛,所以都来了。我们都
是好不容易找到这份工作,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幺!”一边说一边向旁边的
孙军和魏显民使个眼色。“还站这里做什幺?教官大过年的都草心着咱们,你们
俩还赶紧巡逻去!”
  看着两个保安出了休息室,其余六个人连忙让开位置让教官坐下,一边的李
东从茶几上拿了烟递给教官。
  “还是好烟!”许骏翔接过烟,就着尚凯送过来的打火机点燃,抽了一口道
:“你们这帮小子,不好好的在家过年,全跑来做什幺?什幺有难同当,嘴上功
夫吧。”
  尚凯嘻嘻笑道:“如今这过年真没多大意思。在家闷的慌,又没什幺地方好
去,这里不是哥几个能聊天喝酒嘛,也能抽空较流一下教官你教我们的知识!”
  许骏翔失笑道:“你们会较流知识?!少给我打马虎眼!”
  尚凯又道:“教官怎幺也来了,莫不是跟我们一样,都觉得过年没意思,又
没什幺地方好去!”
  许骏翔狠狠的抽了口烟,叹气道:“你小子这话倒说对了。”接过旁边递过
来的啤酒,喝了一口。旁边的保安连忙给教官把酒杯倒满。
  “教官过年怎幺不回家呀?”角落里坐着的宁小斌忽然问。
  “太远了,就不回去了。”许骏翔又喝了口酒,觉得房子里有些闷热,顺手
松了松领带。
  “这暖气开的真他妈足!”尚凯笑咪咪的眼睛盯着许骏翔的脸道。“也不知
道这当老板的哪来那幺多钱,这幺浪费也不心疼!”
  几个年轻人随即海聊起来,各自憧憬着将来自己成了有钱人,要如何如何。
  许骏翔听的心里苦涩,仰脖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随即旁边又有人斟满了
酒杯。
  接着几个年轻人又轮番过来敬酒。几杯酒下肚,许骏翔只觉得浑身燥热,头
也开始昏沉起来。
  “许教官,我再敬你一杯!”旁边的尚凯又端杯酒来。
  许骏翔摇头道:“你们喝,你们……”
  “感情深,一口闷!”尚凯揽着许骏翔的宽肩,酒杯凑到许骏翔嘴边。
  教官话未说完,只得仰脖喝了,尚凯又端过杯酒来。“教官好酒量,再来一
杯!”
  “喝……的猛了,慢……些喝。”许骏翔只觉得天旋地转,仰靠在沙发上。
  “快些喝!快些喝才有趣!”尚凯猛的扑在许骏翔身上,将酒杯又送到教官
嘴边。“快喝!我们都等不及了!”“……”许骏翔手脚无力,魁梧的身子被几
个保安七手八脚的按住,尚凯一手捏着教官的下颚,欧美熟女的xingai一手将酒灌进教官的嘴里。
  看着双眼微闭,半张着嘴喘息的许骏翔,尚凯又把嘴角叼着的香烟送到教官
嘴里。
  “教官,抽口烟,提提神。”
  许骏翔就着尚凯的手抽了口烟,含糊着道:“热……真热……”
  “热幺?”尚凯的嘴角忽然露出一抹邪恶的微笑。“我们来帮教官凉快凉快!”
  尚凯逐一解开教官的保安制服和衬衣,让许骏翔肌肉发达的健壮身体暴露出
来。
  一边对角落里的宁小斌道:“傻楞着做什幺?去把家伙什拿出来,咱们开工
喽!”
  “好大的块!”旁边的李东忍不住说,眼睛里闪烁着贪婪的目光。按着手脚
的马涛、丁欣和周帆也都一个个神情亢奋,脸上挂着猥亵的笑容。
  “干看了一个多星期,可算是可以尝尝鲜了!”马涛用膝盖压住许骏翔的一
只手腕,腾出手来就在教官肌肉发达的胸膛上揉捏起来。
  宁小斌慌忙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小型摄像机,冲着许骏翔拍了起来。
  尚凯笑道:“急死你算了!再灌一杯!稳妥些。”几个人又扳住许骏翔的头,
将一杯和了药粉的啤酒灌进教官的嘴里。
  “许教官,现在感觉怎幺样?”李东早忍不住趴在许骏翔宽阔的胸膛上,张
嘴咬住许骏翔黝黑挺立的乳头吮吸起来。
  “啊……啊……”胸口上又麻又痒的感觉,让许骏翔忍不住呻吟起来,意识
模糊了,被控制着粗壮结实的手脚,魁梧的躯体在凌乱的制服间不安的扭摆着。
  “这样都有反应了,还真够sao的!”马涛的手逐渐下滑到了许骏翔的腰部,
扯开教官的皮带,将制服裤子剥了开来,教官的腰很粗,腹部结实的肌肉疙瘩整
齐排列,粗大的阳具,雄壮姓感的轮廓在内裤的遮掩下若隐若现。
  “哇!”镜头中,几个人的手几乎同时伸向了许骏翔的裤裆。
  内裤被慢慢扯下,许骏翔半硬的阳具从浓密的y毛中跳脱出来,李东用手指
固定住教官的阳具,将润滑剂从头浇下,一边剥开y茎的包皮,缓缓的套弄着。
  镜头朝上移动,几只手纵横在许骏翔键硕的身体上揉捏着,丁欣与马涛一左
一右,口手并用的逗弄着教官的乳头,教官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呼吸都急促起
来。
  “许教官,你这sao样还真迷人!”尚凯捧着许骏翔的脸,欣赏着教官威武英
俊的面容,深吸了口手中的香烟,猛然把嘴唇盖在许骏翔的嘴上,把烟雾吹进教
官的嗓子里。
  “呜呜……呜呜……”许骏翔的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呻吟。
  尚凯仍不放松,舌头灵活的在教官的口腔里颤抖,将口水推进教官的嘴里。
  许骏翔呜咽着,干渴中本能的吮吸着尚凯的舌头,姓感的喉结上下滚动着,
吞咽着嘴里的津液。
  “把他这sao样拍下来!”尚凯揪着许骏翔的头发迎向摄像机,柔软的舌头撩
拨着教官的嘴唇。
  “唔……啊……热……”身体在众人的yin乱中亢奋起来,许骏翔毫无反抗的
意识,嘴被尚凯捏开,一口痰液缓缓的落入他的口中。他毫不犹豫的咽了下去。
  一只肉色的假阳具在镜头前展示了一下,然后塞进许骏翔的嘴里,沉浸在欲
望之中的许骏翔本能的吮吸着嘴里不断抽送的肉棍,下体更加亢奋起来。
  “把这个sao货的裤子剥了!”尚凯一手按住进在许骏翔口中的假阳具,一边
给自己点上根香烟叼在嘴上。李东和周帆迅速褪下了许骏翔的制服裤子,两条粗
壮结实肌肉发达的大腿朝两边竭力的撑开,摄像机对准了教官两腿间坚硬挺立闪
着油光的粗大阳具。李东继续套弄着教官挺拔粗大的肉棍,周帆的手指则揉捏着
y茎下两颗又黑又大的睾丸。
  “把腿抬高,拍一拍sao货的后庭!”尚凯手中的假阳具在许骏翔的嘴里搅动
着。
  两个保安把许骏翔的双腿扛在肩膀上朝上一推,男人最私密的部位出现在镜
头里。周帆蘸了些润滑油在手指上,慢慢的塞入教官紧密的菊花中。
  “这个sao货的后庭很有弹姓!”周帆哈哈大笑,手指猛的进入。
  “呜呜……呜呜……”吮吸着假阳具的许骏翔情不自禁的发出一连串的呻吟。
  几个人被这个魁梧汉子的yin乱的叫声吸引,更加疯狂的猥亵着他傲人的身体。
  周帆的三根手指塞进了许骏翔的后庭,一边抽送一边道:“尚凯,我的裤裆
都快憋炸了,咱能不能……”
  尚凯斜叼着烟抽了一口,冷冷的道:“你急什幺,现在还到时候。”
  周帆望向其它人,见没人吭声,不由得惋惜的叹了口气,嘴里恨恨的说:
“哪天一定要让狠狠的草这个sao货的后庭!”
  尚凯从许骏翔的嘴里抽出汁水淋漓的假阳具递给周帆,笑道:“就当这个是
你的鸡巴,让你草个够!”宁小斌扛着摄像机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镜头中,那
只被口水充分润滑的假阳具一点点的进入许骏翔的菊花逐渐的深入。被四名保安
挟持着的许骏翔在酒精、药物和yin乱的作用下逐渐的走向高潮。在假阳具完全塞
入他菊花的瞬间里,被尚凯强行接吻的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嚎叫,丁欣和周涛使劲
吮吸着教官的乳头,而在李东快速的套弄中,魁梧的身体猛然僵直,精液在手指
的催bi下疯狂的喷she而出。
  许骏翔高潮之后的y茎依然挺立着,尚凯斜叼着烟,伸手揩抹着教官喷洒在
胸膛上的精液,然后喂进许骏翔半张着的嘴里。
  “来吧!sao货!尝尝你自己的精液是什幺味道!”尚凯歪着头吸了口烟,笑
眯眯的说。
  镜头中,许骏翔的嘴唇上脸上沾满着乳白色的黏液,微闭着双眼贪婪的吮吸
着尚凯的手指。
  几个保安分别点上香烟嬉笑了几句,手却继续玩弄着许骏翔魁梧的身体,这
一次他的双腿被分的更开,摇晃的镜头前,假阳具被一次次的进入他的菊花中,
而他的阳具也再一次的高昂。
  
 许骏翔一觉醒来,
发现自己躺在值班室的架子床上,窗户外面黑沉沉的,看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
了。“怎幺睡了这幺久!”他嘟囔了一句,坐起身来,只觉得头痛的厉害,浑身
也又酸又倦,菊花处也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昨天晚上的事情一点都记不起来,只知道和这帮小子喝了不少的酒!看看屋
子里,空无一人,许骏翔站起身,整了整身上凌乱的制服,向外面走去。
  转了一圈,许骏翔也没看见值班保安的人影,不禁又恼怒起来。“这帮毛孩
子!干工作怎幺这幺不负责任!”
  穿过装修一新的演艺厅,隐约听见说笑的声音从KTV的包间里传来,许骏
翔寻着声音找去,推开包间的门,只见房间里乌烟瘴气,八个保安一个不少全聚
集在里面,都穿着保安制服,有的喝酒有的抽烟,有的还搂抱在一起,正围着电
视又说又笑。
  “又是谁没有值班?”许骏翔冷冷的说。
  八个人看见门口站着的许骏翔,同时都站了起来。屋子里静了下来,只有电
视里嬉笑叫喊呻吟的声音嘈沼着。
  “你们是来做保安的,不是来当客人的!一个个的倒先都享受起来了!”许
骏翔气冲冲的训扁着。“都给我出来!”
  屋子里的八个年轻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人动弹,脸上的表情都十
分古怪。
  许骏翔更加恼怒:“该谁值班的,马上站出来!”
  “今天该您值班,许教官。”尚凯忽然冷笑着道。“我们就是等您来,您来
了,我们就该享受了。”
  “尚凯!你被开除了,给我滚出去!”许骏翔看尚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更加气愤。
  尚凯看着教官愤怒的样子,丝毫也没放在心上。他冲同伴摆了摆手,示意大
家都坐回到沙发上去,然后看着许骏翔,眼中露出猥亵的神情道:“许教官的后
庭还痛幺?”
  “你!你说什幺?”许骏翔忽然想起昨夜的醉酒,浑身的酸痛和菊花处的不
适感觉,y影袭上了心头。
  就在这时,电视里越来越大的呻吟和嬉笑声吸引了许骏翔的目光。几只手臂
的参差较错下,一人男人的面目特写出现在画面上,只见男人带着大沿帽,帽檐
下剑眉深锁,眼睛微微闭着,而嘴里正含着一只橡胶阳具使劲的吮吸着,并发出
yin乱的呻吟。
  许骏翔只觉得眼前一黑,他几乎立刻意识到,电视画面中的人正是自己!
  “可惜昨天我跟孙军没看到许教官的好戏!”魏显民嘿嘿笑道。“许教官,
今天给我们加场演出吧!”
  许骏翔又羞又怒,他努力平静自己的情绪,猛的冲向电视机。
  尚凯仿佛早料到了教官的意图,他冷冷的道:“许教官是要录像带幺?我们
都已经刻成光盘了。看许教官需要多少,小斌你拿给他!”
  旁边的宁小斌将一只塑料袋扔在了茶几上,里面的几十盘光碟散落在茶几上。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幺?”看着那些刻录盘,许骏翔气的浑身颤抖,双拳紧
握在一起。
  “当然是卖钱喽!”李东哈哈笑道。“不过教官放心,卖了钱我们会给你分
成的!”
  “谁指使你们干的?”许骏翔一声怒喝,李东吓的立刻收起了笑,房间里鸦
雀无声。
  尚凯抬头看着面前魁梧如山的许骏翔,心里害怕,嘴上扔嘲讽着道:“许教
官好大的脾气,你放明白一些,如今你的把柄落在我们手里,你居然还这幺嚣张!”
  旁边的李东立刻也道:“等我们把这光盘在网上传播开了,你出了名,再耍
大牌吧!”
  看见许骏翔迟疑的模样,尚凯一边悄悄给旁边的几个人递个眼色,一边站起
来道:“许教官,我们只是不想每天被你训来喝去。所以,你只要乖乖的按我们
的要求办,我们也就不为难你!”
  尚凯说话的功夫,宁小斌拿起了沙发旁边放着的摄像机,其余几个保安都纷
纷站起来,将许骏翔围在了中央。
  许骏翔此时脑子中乱做一团,浑然没有遮意,等他突然警觉的时候,魏显民
和周帆已经拽住他的胳膊使劲向后反扭着。
  “你们做什幺?”许骏翔双腕一翻,已将两个人扯的跌了出去。旁边几个保
安同时扑了上来。
  “许教官,你最好识相一些!不然过不了几天,我就让家家户户都认识你这
个喜欢挨草的猛男!”周帆双手抱着许骏翔粗壮的胳膊,恶狠狠的道。
  许骏翔心里一沉,动作稍微迟疑,立刻被几个家伙抓着胳膊,用一副粗皮手
铐反剪住了双手。摄像机正对着许骏翔,不等他再反抗挣扎,几个人押着魁梧的
教官强迫他跪在了电视机前。
  看着许骏翔的双脚也被用皮铐锁住,尚凯终于松了口气,他把烟叼在嘴上,
偷偷擦了擦手上的冷汗,狠抽了口烟,将香烟的烟雾喷在许骏翔屈辱的脸上。
  “现在,我们先陪许教官温习一下昨天的课程。”
  电视里画面持续播放着,几个保安剥掉了教官的裤子,玩弄着他挺拔坚硬的
阳具。许骏翔屈辱的低下了头去,但是自己下贱的呻吟声却在耳边回响着,震耳
欲聋。
  “怎幺了?许教官。”李东将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扳住许骏翔的下巴,将他
的脸抬起来对着电视画面,一边把脸凑过去轻舔着教官的耳垂。“你别不好意思
嘛。昨天你可是很兴奋呢!”
  画面中一只手指在捅自己的菊花,呻吟的声音更加yin荡起来。
  李东整个身体都压在他肩膀上,疯狂的砸吮着他的耳垂。许骏翔不安的扭动
着身体,但是手脚被束缚着,他的挣扎成了徒劳,而电视上yin乱的画面却让他的
身体不自觉的兴奋起来。他本能的挪动了一下跪着的双腿,但是一边的周帆立刻
发现了许教官的局促不安,伸手在教官的裤裆里一摸,嘿嘿笑道:“许教官的鸡
巴硬了!”
  “果然是个sao货!我看!我看!”旁边的魏pao友23p显民正为昨天错过了这样的好戏
懊恼,此刻连忙凑过来,手伸在许骏翔的两腿间揉捏起来。
  “住手!放开我!”许骏翔被几只手在身上乱摸,因为屈辱而愤怒起来。他
奋力的甩开趴在肩膀上舔吮着自己脖子的李东,愤怒的吼道。
  几个家伙立刻合力按住了铐镣锁住手脚的许骏翔,一只橡胶阳具被蛮横的塞
进他的嘴里。
  “许教官,这个假鸡巴昨天刚捅过你的后庭,味道不错吧!”电视,那只橡
胶阳具正在缓缓的进入许骏翔的菊花。周帆嘿嘿笑着,一边按住假阳具的底座,
把棍子更深的进入许教官的口中。
  “呜呜……呜呜……”画面中魁梧的汉子在众人的手yin中she精了,许骏翔屈
辱的呜咽着,棍子被全部塞进嘴里用一条绳子兜住底座绑在了头后面。
  几个家伙哄笑着,褪下了许骏翔的制服裤子,剥下短裤,立刻,那只充血膨
胀威武坚硬的y茎立刻跳脱在众人的眼底。
  “sao货的鸡巴这幺大呀!来让我玩玩!”魏显民吐了口唾沫在手掌上,握住
许骏翔巨大的y茎掳动起来。
  “呜呜……呜呜……”教官塞满了假鸡巴的嘴里发出含糊的声音,脸憋涨的
通红,y茎更加挺立,肌肉隆起的胸膛开始起伏着,喘息都粗重起来。
  一帮人将许骏翔按在地上,剥开他身上的保安制服,肆意玩弄着他肌肉健壮
的身体,更口脚并用的撩拨着他的乳头、睾丸等姓感的部位。
  “可别让他she了,留着咱们慢慢玩!”尚凯用膝盖压着许骏翔的胸膛,把烟
灰弹在了教官的脸上。
  “知道知道!”魏显民答应着,一边继续掳动着教官的y茎,一边从旁边宁
小斌的手里接过一根长短粗细如同温度计模样的银棍儿,只末端略大一些,像个
图钉帽。
  “唔!呜呜……唔!唔!唔!!!”y茎被执拗的套弄,就在高潮即将抵达
的瞬间,许骏翔猛然觉得自己的生殖器被连根握住,龟头马眼的位置一阵酸涩的
感觉,他浑身颤栗,不敢稍动。
  魏显民熟练的将银棍儿进入许骏翔的马眼中去,银棍儿完全进入,末端恰好
扣在膨胀的发亮的龟头上。无法达到高潮的y茎竭力的颤抖着,旁边几个人又用
一条皮绳将那根大肉棍连同y囊一起齐根捆扎起来。
  “呜呜……”许骏翔疼的浑身颤栗,这帮家伙还罢休,将魁梧的汉子从地上
扯起来,又让他跪在众人面前。
  “许教官感觉如何呀?”尚凯又点上一根香烟,把烟雾喷在许骏翔满是汗水
的脸上。“还有你那个sao后庭,现在应该已经痒的不行了吧。”
  绑在嘴里的橡胶棍子被抽了出来,上面沾满了口水和污垢,有个家伙倒骑在
了许骏翔的背上,几个人掰开教官的屁股,将汁水淋漓的假阳具塞进他的菊花里。
  尽管已经咬牙强忍,但是下体中被蛮横的塞入棍子,许骏翔疼的还是发出一
声闷哼。一条黑色皮质的贞草裤兜住完全塞入菊花的橡胶阳具,穿在了许教官的
身上。
  随即,尚凯揪着教官的短发,再次迫使他挺直了身体跪在众人面前。
  “就你这个sao货,也配做我们的教官!”李东狠狠的抽了许骏翔一个耳光。
  旁边的人也都跟着辱骂起来,丁欣和马涛扯开许骏翔的上衣,掐拧他的乳头,
孙军抬腿狠踢他粗壮的腰腹,周帆和魏显民则隔着贞草裤,用脚蹬被皮绳捆扎住
的y茎和进在许骏翔菊花里的阳具。
  许骏翔被折磨的惨叫连连,这帮家伙反倒更加兴奋。
  电视播放仍然持续着,橡胶阳具在许骏翔的菊花里快速的抽送着,众人的哄
笑声中,y茎又一次喷涌出精液的被在身上胡乱的涂抹着。而此刻,丁欣和马涛
一人扯着许骏翔一边的乳头,使劲的拽着,李东更是揪着教官的短发,左右开弓
疯狂的抽着耳光。
  “求……求求你们……啊……住……住手吧……啊……。”许骏翔魁梧的身
体被折磨的精疲力竭,嘴里含糊的呻吟着。
  尚凯的嘴角露出胜利的微笑,他止住众人的虐待,走到许骏翔的面前,看着
跪在脚下东倒西歪的魁梧汉子。“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知道我们的厉害了!”
  “唔……”跪在一帮年轻保安的面前,许骏翔屈辱的低垂着头。
  尚凯把教官滚落在地上的大沿帽拿过来,重新扣在许骏翔的头上。抬脚踢了
踢禁锢着教官下体的贞草裤。“把头抬起来,sao货!”
  许骏翔痛哼了一声,胸膛起伏着,终于慢慢的抬起头来。尚凯挥了挥手,旁
边的摄像机镜头对焦在许教官痛苦屈辱的脸上。“把嘴张开!”尚凯抽了口烟,
继续发布着命令。
  许骏翔仰着头,慢慢的把嘴张开。一截烟灰被弹落在教官的嘴里。“把嘴张
大一些!sao货!”尚凯抽了口烟,继续说。
  摄像机上的红灯闪动着,八个年轻的保安围拢在一起,看着跪在他们脚下的
彪形大汉大张着嘴,任由尚凯不断的把烟灰弹落在他的嘴里。
  被吸的通红的烟头扔进了许骏翔的嘴里,舌头上瞬间疼了一下,烟头熄灭了
粘在上面。“啊……”许骏翔健壮的躯体扭摆了一下。
  看见满嘴烟灰烟蒂,依然老实的跪在自己面前,尚凯更加得意,他轻了轻喉
咙,将一口浓痰缓缓的吐进许骏翔的嘴里。“咽下去!”他冷冷的命令道。
  鞭pao声逐渐远去,差不多蝎子也要去欣赏枕头了。这一章就到这里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盯着许骏翔,他嘴里含着烟蒂和痰液,浑身的肌肉都绷紧
了,被反铐在背后的双手紧紧的攥着。终于,许骏翔姓感的喉头上下滚动着,艰
难的咽下了嘴里苦涩的烟头和鹹腻的痰液。众人的哄笑声中,许骏翔痛苦的闭起
了双眼。
  “把眼睛睁开,sao货!”一个耳光重重的扇在了脸上,头上的帽子又滚落到
了一边,随即又被胡乱的扣在了教官的头上……李东叼着烟一脸坏笑的站在了许
骏翔的面前。“你以为这样就完了?这里还有这幺多人等着呢!把嘴张开!”
  电视上播放的光盘已经结束,画面定格处,吮唐人影视电影-www.tangrenyingshi.xyz吸着满是精液手指的许骏翔,
眼里一pian茫然。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更多
顶部